电力体制改革深水前行 电改试点全国遍地花开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电力体制改革迎来新的春天。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战略思想引领下,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酝酿成熟并迅速推开。截至目前,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已基本实现全覆盖,形成了以综合试点为主、多模式探索的格局,市场化交易电量占比日益提高,较好释放了电力体制改革红利。

  顶层设计绘就电改蓝图

  电力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持续受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

  2014年6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战略思想,即推进能源消费革命、供给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加强国际能源合作。同年4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要求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提高能源绿色、低碳、智能发展水平,走出一条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能源发展之路。

  不久,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酝酿成熟、破壳而出。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隆重登场。其核心内容概括为“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即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规范运行;进一步强化政府监管,进一步强化电力统筹规划,进一步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

  作为顶层设计方案,9号文描绘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蓝图,指明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方向,给电力体制改革注入了新的强心针、催化剂,重启了一度沉寂的电力体制改革步伐。同年11月,《关于推进输配电价改革的实施意见》《关于推进电力市场建设的实施意见》等6个核心配套文件同时发布,让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有了“施工图”。

  专家指出,电改9号文及其配套文件遵循电力工业发展规律,涵盖了电力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和核心要素,契合了国际电力改革实践所形成的共识,顺应了清洁低碳发展的大势。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必将为我国电力工业和国民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在我国能源革命和经济社会变革的伟大进程中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电改试点全国遍地花开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启动以来,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电改综合试点、售电侧改革试点等各项改革试点工作迅速推进,形成以综合试点为主、多模式探索的格局。“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基本实现全覆盖。”8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报告今年以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时指出。

  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实现省级电网全覆盖。输配电改革试点2014年自深圳、蒙西起步,翌年扩至湖北、宁夏、安徽、云南、贵州等5个省级电网。经过2016年两次扩围后,输配电改革试点到当年底覆盖除西藏外的全部省级电网和华北区域电网。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文,在华北区域电网输配电价格改革试点基础上,组织开展华东、华中、东北、西北区域电网输电价格改革工作,计划今年底前完成其输电价格核定。

  售电侧市场竞争机制初步建立。随着今年江苏售电侧改革试点、宁东增量配电业务试点项目获批,起步于广东、重庆的售电侧改革试点在全国达到10个,增量配电业务试点则达到了106个。售电侧改革试点极大激发了社会投资热情,售电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据国家发展改革委7月26日发布的信息,全国在电力交易机构注册的售电公司已有1800多家。

  电改综合试点扩至22家。2015年11月,云南、贵州作为首批综合电改试点获批。2016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批复湖南电改综合试点。至此,全国综合电改试点达到21个。今年3月,此前作为售电侧改革试点的福建获批为综合试点,让电改综合试点再添新军。

  交易中心组建工作基本完成。截至目前,北京、广州两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组建完成并成立了市场管理委员会,除海南外的其他省份均已组建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其中,广州、云南、贵州、广东、广西、山西、湖北、重庆等采取股份制形式。日前,上海市政府发文表示,将加快上海电力交易中心股份制改制,年内完成方案研究并视情况组织实施。

  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启程。目前,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8个地区被选为第一批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按照要求,试点地区应加快制定现货市场方案和运营规则、建设技术支持系统,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同时,积极推动与电力现货市场相适应的电力中长期交易。

  市场化改革促进降成本

  随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大用户直购电、跨省跨区竞价交易、售电侧零售等具有市场化特质的电量交易已初具规模,市场化交易电量占比日益提高。其中,大用户直购电交易规模最大。

  我国大用户直购电试点起步于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但是在党的十八大以前推进十分缓慢。2011年,全国直购电交易量仅81.94亿千瓦时,在当年全社会用电量中占比不足0.2%。2013年,国家宣布取消大用户直购电行政审批项目,自此直购电逐步走上“康庄大道”,交易量激剧扩大。到2015年,全国大用户直购电交易电量达到4300亿千瓦时。2016年,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突破1万亿千瓦时,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9%。其中,大用户直购电量接近80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5%。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各地签订直接交易年度、月度合同以及交易平台集中交易电量累计9500亿千瓦时左右。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和蒙西电网营业区范围内的直购电交易量达到50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了50%,占电网企业销售电量的比重已经达到22%。国家发展改革委预计,年底全国包括电力直接交易、发电权交易、跨省送电交易等在内的电力市场化规模将达到2万亿千瓦时,较上年翻一番,占电网销售电量的比重达到35%。其中,全年电力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约1.2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约50%。

  电力市场化改革促进了用电价格下降,降低了企业用电成本。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披露的信息,去年电力行业共降低企业用能成本1000多亿元。其中,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每千瓦时平均降低电价约7.23分,为用户节约电费超过573亿元。今年上半年,已执行的市场化交易电量平均降价4.7分/千瓦时,降低企业用能成本约230亿元。

  “输配电价改革后,平均输配电价比现行购销价差减少1分/千瓦时,核减32个省级电网准许收入约480亿元。”7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全年降低用电成本1000亿元,其中市场化交易电量降低电价达到180亿元,当年完成输配电价降低380亿元。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电力体制改革的任务依然艰巨,现有矛盾尚未完全理顺,而随着改革深入还会涌现新问题、新挑战,有待以积极向上的态度、大胆无畏的探索精神继续前行。

    录入时间:2017-11-16  来源于:中国电力报  责任编辑:市发改委